第17章 独奏

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,www.qindi.net,若被浏/览/器/转/码,可退出转/码继续阅读,感谢支持.

“你找教官要的吗?”单棋烨坐直了身子往边上蹭蹭,看着吉他的成色,他一时间找不到下手的地方——看着就很贵!

在秦以牧无声的催促下,单棋烨谨慎的托着两边,将吉他轻轻放在自己腿上,手指随意拨动琴弦,他这边都还没调,就能听出根本的音色不错,他有些诧异,“没想到军区连这种东西都有。”

不过仔细想想,文工团可能会用的上,临时借来的也不一定。

单棋烨说:“谢谢同桌。”他笑弯了一双眼睛,“同桌辛苦了。”

单棋烨受伤的左腿垂直的搭在床边,右腿盘起来坐着,抱着吉他摆好弹奏的姿势,指腹抵在弦上轻轻按压着寻找手感,他问:“同桌想听什么?”

他脑子里有很多关于吉他的谱子,但是大多数都偏摇滚风,那种弹着弹着能站起来劲舞一曲的谱子,但是他感觉,秦以牧这么安静的一个人应该不会喜欢那些劲爆的曲子。

“随你。”秦以牧坐在窗边的椅子上,双手规规矩矩的叠在一起搭在腿上,面无表情的脸上显出几分庄严,莫名的就好像到了那种高贵的音乐殿堂,让人不禁随着他收敛了笑意,认认真真的用耳朵来感受优雅柔美的音乐。

单棋烨莫名有些紧张,连手心也不禁沁出了汗意。

他在酒吧驻场都没这么紧张。

面对着那一群劲歌热舞的年轻人,他兴致来的时候甚至会下去和他们一起舞动。

那可是半点紧张都没有的,结果面对秦以牧……单棋烨无奈笑了,说不出的紧张感。

单棋烨久久未动,秦以牧似乎也感觉到了什么,“紧张?”

“嗯?”单棋烨还在绞尽脑汁的想曲子,被此一问愣了一下。

反应过来还没等说话,就见秦以牧扭过头去看向窗外,近乎幼稚的举动,但好像真的对缓解紧张有一定的作用。

单棋烨连忙说:“不紧张,我在想曲子呢。”

单棋烨敲了敲吉他边缘,发出空空的回响声,“同桌你把头转过来啊,我在演奏,你不看着我这个主角,你看什么风景呢。”

秦以牧倒是无所谓,轻描淡写的瞥了他一眼,“想好弹什么了?”

单棋烨抱紧了吉他讪笑着摇摇头,“同桌,你说个曲子呗,我现在上网现查曲谱也来得及的。”

反正他那些曲子是不能弹,弹完了当场绝交也不是没有可能的。

“啊!”单棋烨突然想到一件事,“手机上交了。”

那上哪去查曲谱?

这不闹呢么!

“同桌……”单棋烨下巴搭在吉他上,眼巴巴的瞅着他,是真没曲子可弹啊。

单棋烨本意是想让秦以牧想一个曲子,然后两人合作来完成这次的吉他弹奏。

结果,秦以牧想都没想,拿出手机丢给了他。

“?!!”

单棋烨抱着吉他不能动,伸出双手在半空中一顿呼噜,这才堪堪把差点从指缝中溜走的手机攥在了手里,抓住手机的一瞬间,他顿时松了一口气,险些废了这唯一一台手机。

“同桌你怎么有手机呀?不是交上去了吗?难道说,Alpha不用交,只有Omega交吗?”

“不是。”

“啊……那我知道了。”单棋烨笑着打量他,装模做样的轻咳一声说:“肯定是你背着教官偷偷藏下来的,你一个好学生怎么能干这种事呢?我要举报你!”

“到时候扣分没收手机你可不要哭鼻子哦。”

“哭了也没用,我特别冷漠,才不吃这一套。除非……你说点好听的,像什么‘七爷你最好了’‘你是世界上最好的同桌’之类的,说了我就不举报你呀。”

单棋烨一想到那个画面就高兴的不行,脑子里全是秦以牧那清冷的声音说着这些话,即使是面无表情的板着一张脸,就只有嘴在动,那也是一个让人忍不住捧腹大笑的绝美画面啊!

秦以牧觉得话少,还可以自己再补充几句,被这样哄着也太开心了吧!

只是,秦以牧那边还没有表示,单棋烨自己抱着吉他笑的跟个小傻子似的,一双眸子险些眯成一条缝——笑的眼睛都没了。

“同桌你……你、你干嘛?”单棋烨笑容一顿,秦以牧不知什么时候站了起来,两人距离不远,无非就是窗户和床边的距离,秦以牧两步便走到了他的面前。

单棋烨连忙收敛了自己那豪放的笑意,抱着吉他往后缩缩,“我就随口一说,你别乱来啊,我现在受伤了,即使要打架也得等我伤好了,要不你即使赢了你也是胜之不武。”

单棋烨嘟嘟囔囔说了一堆,秦以牧就好像没有听到那样,过去一把抓住了吉他。

“诶?!”单棋烨一晃神的功夫,手上的力气重了几分,没有任何防备的顺着吉他被拉到了前面,往前冲的瞬间带着惯性,险些和俯身的秦以牧撞了个面对面。

他稍稍抬起头,满目茫然,秦以牧就这么低头俯视着他,简单地眼神交错间,单棋烨突然感觉周围一片寂静。

外面集合的声音以及教官喊破了嗓子的吼声,尖锐的哨响好像都不能打破他身处的安静。

‘咕噜’

喉结上下滚动,单棋烨感觉氛围不太对劲,开启恒温调控的宿舍也难掩热气,逐渐攀升的温度将整个室内蒸腾成一个巨大的熔炉,眼神交汇中仿佛有漩涡卷着他逐渐深入,再继续这么下去好像要出事,他匆忙垂眸避开秦以牧的视线,硬生生的将自己从中拔了出来。

秦以牧沉默着伸手,用指纹解锁打开了手机,调出搜索界面,起身说:“查。”

单棋烨声音有些沙哑道:“好。”

秦以牧蹙眉道:“发烧了?”

“啊?谁啊?我、我吗?”单棋烨下意识的摸了一下自己的脸——很、热!

靠!

搞什么!

“没有没有,就是屋里太热了。”单棋烨抖了抖衣领,试图给自己来个迅速降温,“那个,他们外面都开始集合了,咱们也别浪费时间,我先找个谱子。”

秦以牧:“嗯。”

坐在里面弹奏不舒服,单棋烨又蹭到外面坐着,一抬头,正巧看着背对着自己的秦以牧,耳后一片通红……就连耳朵尖上都不能幸免。

单棋烨手指勾着琴弦微微蜷缩,差点没当场笑喷出来,这……同桌也太可爱了吧!

还说他发烧,他那要是发烧,秦以牧不得当场自燃?

单棋烨抿了抿嘴角,试图抹去不断上扬的笑意,但是越想越觉得好笑,完全掩饰不住,没办法,他只能低头把注意力转移到手机上。

这边的网很快,几乎是刚把搜索内容打进去就出了结果。

单棋烨等秦以牧坐回去,把手机放在一边,是自己正好能看见的角度,他敲了敲吉他说:“我开始了哦。”

“嗯。”

“下面请欣赏,高一一班单棋烨为他同桌带来的吉他独奏,掌声欢迎!”

秦以牧抬手拍了两下。

单棋烨嘴角都快咧到耳后根了,就两个人弄得还挺正式,不过,让他开心的还是……秦以牧居然很配合!

开始之前,手指从上至下划过,一串清脆的声音之后,传来了沉稳的音符。

“HiBoy~”

歌词是随便填的,网上搜索出来的只有曲谱而已。

单棋烨大概记下来曲谱,眼含笑意的看着秦以牧,“Doyouwantme?”

“YesIdo。”最后的尾音像是一声叹息,话音刚落,吉他曲的音调骤然升高,从之前绵长的叙述向热切的语气中转换,五指飞快的在吉他上跳动,左手按着琴弦借此来调出不同的音,右手拨动着琴弦。

每一个音符串上单棋烨最后吟唱出的尾音,仿佛染上几分颤粟,为整体的曲子更多添一丝韵味。

不急不躁,平缓的用最安稳的语气来陈述一则小故事。

有着几分勾人心魄的能力,让人随着他的音乐渐入佳境。

慢慢的,一曲逐渐步入收尾,显得些许急促的弹奏也渐渐慢了下来,手指拨动琴弦多了几分漫不经心。

抬头看去,单棋烨正歪着头,脸上带着恰到好处的笑意,眼眸中满是对方的倒影,“HiBoy~Imissyou。”

少年清澈透亮的嗓音并不足以陈述话中的思念,但是他的声音,仿佛展现出思念已久的重新出现在眼前的喜悦,把填词读出了另一种感觉。

最后的最后,手指轻轻拨动琴弦,一声颤音作为结尾,单同学的吉他独奏,完美收官。

一曲终了,屋内十分安静,两人谁都没有开口。

单棋烨轻轻佛摸着吉他的琴弦,半晌,他蓦地抬头,笑着正要说话,却在与秦以牧四目相对的瞬间怔住。

在落日的余晖中,秦以牧的样貌模糊,轮廓仿佛镶嵌了一圈金边,之前的冷漠疏然在这一刻消失殆尽,带着温度的余晖让秦以牧看起来温柔的不行。

“同桌……”他轻轻的开口,声音很低,像是不忍心打断这片刻的温柔与宁静,却又忍不住想和秦以牧聊天说话。

“嗯?”

单棋烨歉然一笑,刚才想说的话瞬间抛之脑后,匆匆找了个由头说:“我弹错了一个音。”

“嗯。”过了一会,他说:“好听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