猜测

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,www.qindi.net,若被浏/览/器/转/码,可退出转/码继续阅读,感谢支持.

“天阳?”采妍一愣,“关他什么事?”www.TianyashuKu.Com

“关他什么事?”周凯国一笑,“你知不知道第一次我们在那间包厢,就是他安排的!他请我去上你!”

“不、可、能!”采妍大吼。

“还有那次在温泉,也是我和他约好的。他中途走掉,我就过去破你的处!不过你那次运气好,我临时有事,没去找你!”

“不……”采妍摇头,她不信。

“总之,穆天阳就把你交到了我手上,随便我怎么玩。真不知道你哪里得罪了他,他要这么整你!”

“不可能!不可能……不可能……”采妍喃喃地说,不停地摇头,“不会的……不会的……我不信!我不信你!”

“随便你信不信!反正他和你订婚,肯定是另有目的!他明知道我玩过你,怎么可能娶你?而且,他迟迟不肯碰你,恐怕就是不想碰别人碰过的二手货吧?”

“你给我闭嘴!”采妍大吼。她不由自主地相信了一成,在心中思考,她到底哪里得罪了穆天阳。她想来想去,想不出来。那这肯定是假的!天阳不会害她!不会的……

周凯国突然问:“你那个妹妹是什么来头?”

“什么?”

“你上次想弄她,结果给她跑了!她跑哪去了?”

“我怎么知道?你不会怀疑她吧?不可能!她要有这种本事,我和我妈早出事了!”

“我只是觉得太巧,你才想害她,自己就出了事。”周凯国指着网上的照片,“你到底什么情况下发生这事的,脑子清不清醒?”

“清醒的话,我还会做吗?”采妍像看傻瓜一样看着他,“我还想着嫁给穆天阳呢!和你在一起都是被你半引诱半强迫的,我还敢和别人乱来?”

周凯国也明白这个道理,这女人虽然不太禁得起引诱,骨子里也的确比较放浪,但她野心更大。为了达到目的,她的自律性很强,不然以她那么爱轰趴的性格,早不知有过多少经验了,也不至于被他捡了便宜。

“想来,当时人家还拍过你的正面。”周凯国坐下来,“现在放出来的很难猜到你头上,估计是想给你一个警告。你好好想想得罪过什么人!”

采妍想了想,说:“要说的话……就只有赵美娜了。”

周凯国一想,点头:“的确。那女人看起来端庄,其实比较阴险,真狠起来,肯定什么都敢干的。”

采妍恨得咬牙:“一定是她……”

外面传来开门声,周凯国知道是阿姨回来了,对她说:“你就好好休息,有什么事好了再说,不要轻举妄动,免得更多的照片出现。我先帮你查一下,看照片是从哪里上传的。”

“好。”采妍忍不住感激他。这么需要人帮助的时候,她连自己的父母都不敢通知,只能依赖于他。而他也不负她的依赖,给了她帮助。

-------------------

“丁宛情,你太多灾作难了!”自习课上,老师还没来,楚绍忍不住对着宛情的双手吐槽,“你说你,自从转到我们班后,从头到脚,受过多少次伤了?”

宛情白了他一眼,继续做题。手不能太使劲,做起作业来好慢!

“你居然翻白眼?”楚绍皱眉,看她那么艰难地写字,好心地问,“要不要我帮你写啊?”

话音刚落,天雪和他的同桌就同时抓起文具袋,朝他脑袋狠狠地敲了一下。

“喂……”楚绍来不及躲,被敲趴在桌子上。

宛情忍不住笑了一声。原先还以为楚绍多拉风呢,结果几乎每天都被他同桌打,偶尔还要被天雪打。而且他不会还手,一个高干子弟,就如此混得惨兮兮。

楚绍见她笑,幽幽地说:“能看到你笑,值了~”

宛情再白他一眼。

这时,他的同桌又要打他,他抬起双手:“喂!不准来了——哎!”还是被打了。

天雪一见,幸灾乐祸地说:“你还是好好上课吧,不然被打傻了多可惜?”

“你们……”楚绍瞪她一眼,又瞪了瞪宛情和他的同桌,哀嚎,“你们女人简直不可理喻!”

刚说完,天雪和他的自闭症同桌又抡起书拍了他脑袋。

楚绍:…………#¥%……&*……

经这一闹,天雪心情很好,自习结束后,和宛情一起去食堂吃宵夜。她去买,宛情坐在一边等。

宛情继续做作业……实在是太慢了!tat~

“你一个人?”头顶传来声音。

宛情抬头,看见楚绍:“天雪去买了。”

楚绍一看窗口拥挤的人群,点点头:“穆天雪对你真好。”

宛情看着在窗口排队的天雪,忍不住一笑:“是啊……”

“我也去了。”楚绍挥挥手,走向窗口。

几分钟后,天雪端着两碗面过来:“哇哇哇,快来!”

宛情急忙接过,将卷子推到一边。

“回去就睡觉了,你别做了!再过几天,手就应该好了。”

“嗯。”宛情用筷子太辛苦,天雪特意给她拿了一把叉子,她就翘着兰花指,用叉子叉面……其实还是好辛苦,不过至少不会捏到伤口。

“你到底怎么伤的?”天雪问,“两只手都伤了。”

“唔……在家炖肉时,不小心碰到了锅上。”

天雪明显不信,肯定和哥哥有关!那天她给哥哥发了照片后,在麦当劳就等不到宛情了,肯定是哥回来了,然后他们一起翻云啊~覆雨,结果——sm了,然后伤了!

啧~哥哥的口味真是太重了,宛情这么柔弱……

“可以坐吧?”楚绍的声音传来。

天雪一呛,抬起头,见他也端着两碗面过来。咦,两碗?天雪往后面一看,见他的自闭症同桌也跟来了。不过,自闭症有点不甘愿的样子。

“柳依依,坐这里!”楚绍坐在宛情对面,擦了擦旁边的凳子。

自闭症的柳依依坐下来,拿出小钱袋,开始往外面掏钱。学校里一碗面就五块钱,她掏啊掏……掏出3个一元的硬币,又掏出两个五毛的硬币,再掏出一堆一毛的硬币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