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嫂子

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,www.qindi.net,若被浏/览/器/转/码,可退出转/码继续阅读,感谢支持.

天雪冲进别墅,大声嚷嚷:“堂哥!堂哥!你在哪里?”www.TianyashuKu.Com

楼下吼了一遍,没人,天雪咚咚咚地跑上楼,片刻后又跑下来,站在客厅里大吼:“穆天城,你跟我出来!”

“我在这里。”清朗的嗓音从落地窗外传来。

天雪和宛情回头——

“啊——”二人同时捂眼尖叫,将脸埋进沙发里。

穆天城无辜地走进来:“我又不是没穿。”他只是刚刚游完泳,只穿了泳裤而已。大家都是文明社会的文明人,干嘛大惊小怪?

天雪怒:“你还不穿起来!你卖肉啊?”

几秒钟过后……

“我穿好了。”

天雪和宛情松了一口气,偷偷地睁开一只眼。落地窗前那个男人,肌肉结实、身材匀称,完美的倒金字塔体型让人血脉喷张。他哪里穿了?他仍然只穿了一条三角游泳裤!

“啊————”宛情继续把头埋在沙发里。

天雪也尖叫一声,却没有躲了,而是大大方方地瞪,同时抓起抱枕扑过去:“穆天城!你要死了!宛情可是哥哥的女人,你敢当着她的面露肉——”

“啊!”穆天城低叫一声,恍然大悟地说,“原来是嫂子!”说完,几个大跨步飞身上楼,不到五秒钟就消失在楼梯口。

天雪大喊一声:“你能不能用走的?”见宛情还埋在沙发里发抖,她走过去安慰,“好了,他走了。别怕,你就当他是雕像!唔,虽然这个雕像的身材很好,嘻嘻……”

宛情一口气差点没上来,抬头无言地看着她。她摆了摆手:“安啦,那个人就是那样。一会儿我哥回来,你向我哥告状,让我哥收拾他!”

“我才不要告状!”宛情说,整个人缩在沙发里,紧紧地抱着抱枕。

天雪凑过去:“你说,是我哥身材好,还是我堂哥身材好?”

“我又没看清!”宛情下意识地反驳。

“没看清?”天雪不满,“我堂哥那么好的身材你居然不看清?堂哥!下来,脱给宛情看!”

“你疯啦!”宛情拉住她,“看见了看见了,你哥身材好!”

“怎么可能?”天雪还是不满,“你要真看见了,肯定不会睁眼说瞎话!唔,难道是情人眼里出西施?”

咚地一声,穆天城从楼梯上跳下来,一个飞身坐在她旁边的沙发里。

她抓起抱枕猛砸:“叫你走路!走路!吓到宛情怎么办?”

“我听见你叫我脱给她看?”穆天阳拉了拉身上的衬衣,“要脱吗?”

宛情马上往抱枕后躲,天雪白他一眼:“你想死就脱!”

“那还是不脱了!”穆天城抓起一个苹果,一边吃一边看宛情,见她一直躲在抱枕后,就给天雪打眼色。

天雪把宛情拉出来:“你别怕,我堂哥人很好的。他多数时候也很正经,只是偶尔抽风——”

“说什么呢?”穆天城危险地问。

天雪一点都不害怕,反而扬起下巴:“我的子弹壳呢?”

穆天城一听,放下苹果,愉悦地说:“等着!”然后人就跑上了楼。

宛情这才从抱枕后探出头来:“什么子弹壳?”

“就是子弹的壳啊!打完枪剩下的!”天雪捻起葡萄吃了一颗,感觉味道不错,就把整个盘子端在手里。

吃了几颗,穆天城跑下来,咚地一声,把一个黑色的小背包扔在茶几上。坐下来,他拉开拉链,两手一拨,哗啦哗啦,大半包子弹壳出现在眼前。

“嘶——”宛情倒抽一口气。这是杀了多少人、越了多少货造成的?

天雪兴奋拿起来研究:“这个可以做东西玩,宛情你要不要?”

宛情敬谢不敏:“我还是不要了……”

“真没乐趣!”天雪说。

宛情见她弄了半天,小声问:“你堂哥怎么会有这么多的……子弹——壳!”难道穆天城在当兵?打完靶就把弹壳捡回来了?如果这样就说得通了,他身材那么健硕,身手那么好,除了当兵,真找不到别的理由!

天雪白她一眼:“当兵算什么!我堂哥是杀手,比当兵的厉害多了!”

穆天城一口苹果卡在喉咙里:“什么杀手?杀手都是亡命之徒!我是佣兵!佣兵!”

宛情刚想问佣兵是什么,天雪就不在意地挥了挥手:“好啦好啦,他是不用亡命的杀手。”

“噗——”穆天城吐血!堂妹你气死人不偿命啊!

天雪合上小背包,对宛情说:“你不要的话,就都给我了。”

“都给你吧。”她不喜欢这个东西,再说穆天城肯定也没准备她的份。

天雪宝贝兮兮地抱在怀里,见穆天城看着宛情,猛地踢他一脚:“她是我哥的!”

“我也是你哥!”穆天城挺直腰板。

“呀——”天雪怒,他还真想横刀夺爱?

“不对!”穆天城说,“我们关注点不在一条线上!我是觉得,这个宛情的年纪应该和你差不多吧?怎么和堂哥……”

“她是我同学!”天雪说。

“那真的比堂哥小?还不是小一岁两岁?是十岁?!”

“呀!我哥那么老了吗?”天雪下意识地反应。说完发现不对,猛地瞪了穆天城一眼,“年龄不是问题!”

宛情愣愣地,穆天阳27了?

……真的好老!

穆天城倒没觉得什么,认真地考虑了片刻,更加认真地冒出一句:“小嫂子!”说完,她望着宛情,“小嫂子,你有电话吗?”

见茶几上摆着一只,他问天雪:“是这个吗?”

“是。”

他拿过来,噼里啪啦输入自己的号码:“小嫂子,以后有事就给我打电话!举凡杀人放火、绑架勒索,无论你是主动方还是被动方,需要帮忙随时可以找我!遇到危险更要找我,我一定去救你!”

宛情看了一眼天雪,礼貌性地道了一声谢,拿回自己的手机。

“小嫂子,你帮我求求情,赶紧让堂哥把文森放回来!”

宛情招架不住“小嫂子”这称呼,干脆就忽略掉:“文森是谁?”